股票走势图的意思怎么理解|2018年股票走势图
首頁 云計算

亞馬遜詳解未來云技術之爭 轉型非緩兵之計

編者注:在一對一的對話中,亞馬遜云主管透露了他如何看待云的未來、競爭、市場變化、客戶需求和爭議。

對于首席執行官Andy Jassy來說,Amazon Web Services(AWS)自成立以來就處于其最大的革新之中。

上周,Jassy在采訪中,透露了他對AWS的愿景和方向的新見解,坦率地談論了對云計算行業的影響、不斷變化的客戶需求以及近期競爭的激增。

簡而言之,AWS正在改變自身在云計算及其過程中的游戲方式。亞馬遜享受著并繼續主導著容納了開發人員和初創公司的信息技術領域,它也已成為衡量世界其他地區(包括中小企業、大型企業和公共部門)所有人的標準。

成立超過13年,AWS一直是增長、行業顛覆和成功的制勝機器。AWS占據了亞馬遜全部營業利潤的71%,但是現在,它在面臨競爭加劇的同時,也在遭遇著更多的爭議。

AWS作為一個價值達數十億美元、老牌企業根深蒂固的IT市場的新進入者,將受到挑戰,并且為了維持其領導地位必須繼續進行創新。隨著云市場改變行業結構,我們認為,許多下一代領導者將是在云中誕生的新公司或在云中重生的現有企業。

但是,人們總是把太多的焦點聚焦于哪家云計算公司會獲勝,哪家云計算公司正在虧損或誰在收購誰,而不是關注云計算行業中發生的實際業務和技術變化,以及誰將最有效地推動行業發展。

“到目前為止,我們擁有該領域最大的企業業務,而且功能差距也正在擴大,”Jassy說。

盡管AWS在財務和技術上取得了成功,但Jassy并不認為這是有關AWS和行業的最重要對話。真正的意義在于,無論企業的當前規模,云如何使組織以重大的方式進行自我轉型。

他說:“我認為一些領先者將重塑自己,并成為未來的解決方案,其中一些將成為全新的初創公司。目前,只有少部分處于早期階段,很多甚至還不存在。”

如今,成功的企業領導者都在投資云技術,將其作為業務模型重構的核心基礎。新的商業和技術模式與傳統行業領導者的模式大不相同。從金融服務到公共部門,越來越多的企業通過云中的軟件即服務(SaaS)應用實現其價值。

這些基于云的公司正在將腳本轉移到已建立的行業領域。例如,Stripe改變了支付行業,Robinhood改變了金融服務市場。Doordash和許多其他例子都是在云計算中誕生的企業案例,它們從行動緩慢的老牌公司手中接管了市場。

根據Gartner的研究,這些成功案例導致了云計算市場的蓬勃發展,并有望在2019年突破2140億美元。在這個市場中,行業分析師通常將“三巨頭”云提供商放在一起分析,似乎它們的發展進度大致相同。

但事實并非如此。

Microsoft Azure和Google Cloud Platform已經為自己找到了合理的位置,但他們都在進行大量投資,試圖超越AWS。例如市場上存在著的混合云,微軟和谷歌似乎都在推動這種混合方法,以試圖減緩創新的步伐,從而符合他們的速度。AWS則在去年擁抱了混合云,宣布推出AWS Outposts,為公司提供一種在內部分發AWS的方式。Jassy說:“客戶非常渴望看到Outpost的普遍可用性,以幫助他們的云遷移計劃。”

這正是Jassy在2015年的采訪中所預測的:“我們的觀點是,將來很少有公司擁有自己的數據中心,而那些仍在運營中的公司將只占據很小的份額。絕大多數工作負載將流向云。我們才剛剛起步,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顯然,這與當今的云市場正在發生的變化是一致的。

盡管云正在改變一切,但它仍然僅占IT總支出的5.6%,Gartner預計今年這一數字將達到3.8萬億美元。這僅僅是個開始,因為只有20%的企業工作負載已轉移到云中,所以遷移到云模型的業務量呈現了巨大的增長。

是轉型而非過渡

對于那些想要快速邁向云未來的企業來說,是時候要想得更為長遠了。顯然,這與過渡到云是無關的,因為過渡往往是指微小漸進的事情。對于希望抓住云爆炸性潛力的組織,是時候考慮轉型了。

Jassy總是認為,擁抱下一個云浪潮是非常重要的,否則就會被時代的潮流壓垮。盡管他多年來一直在說云將影響所有業務,但現在很明顯,他對云以及AWS的技術和業務模型的愿景已經遠遠超出了當今的公共云。Jassy的愿景是將AWS云擴展到任何地方,因為世界需要能夠從任何地方訪問計算、存儲、網絡和人工智能。

簡而言之,這是一個“亞馬遜無處不在”的戰略,無論是云端、邊緣還是您的數據中心。

時不待我的現代化

但不知何故,Jassy現在似乎有些不同。他變得更為講究,更加篤信。他目睹很多公司以轉型為核心,卻只經歷了更零碎的過渡過程。當公司在不斷改進時,世界并不會停滯不前。例如,出租車行業多年來一直無視消費者的需求,比如接受信用卡付款和及時呼叫。當他們猶豫不決時,Uber、Lyft和Ola等網約車平臺開始介入進來,徹底改變了打車方式。

這樣的例子還可以在健身業、視覺搜索和酒店業找到。不斷冒出的創新,正在顛覆那些成熟卻又發展緩慢的行業。

Jassy宣稱,云已經“徹底顛覆了業務和創業模式。企業和初創企業更愿意在新的商業理念上冒險,因為在AWS和云環境中嘗試一系列不同迭代的成本要低得多”。

對于企業來說,這是一種新的業務模式,可以幫助他們像創企那樣運作——降低項目啟動成本,提升產品/市場契合度,提高敏捷性和減少員工人數。

“如果您是一家現有企業,并且只是通過當前細分市場的眼光看待自己的世界,那么您就不會意料到初創公司有可能會出現,”Jassy說。“這些現在還不存在的創企,卻可能會以更好的主意顛覆您的業務,當您還沒有準備嘗試和迭代時,就會發現自己已經被淘汰了。”

Jassy說,并不是邁出第一步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他說:“企業認識到,如果他們想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獲得成功,成為可持續發展的公司,就不能僅僅進行微小的漸進式改變。他們必須考慮客戶的需求,并隨著時間的推移推出所需的客戶體驗。而這通常意味著很大的改變。”

首席執行官領導轉型

說很容易,但是主流企業該如何實現呢?繼續看著已有數十年時間的基礎設施,祈禱沒有人改變?我向Jassy提出了一個問題:對于想要真正實現自我轉型的公司,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需要注意?

他回答說:“大多數云轉型的初期挑戰都不是有關技術性的,更多是關于領導力,行政領導力。您必須讓高級領導團隊保持一致,并確信您將做出改變。一旦團隊結盟,您就必須設定一個激進的自上而下的目標,以迫使組織比其他組織自然地更快行動。”

Jassy表示,首席執行官牽頭負責云轉型是云行業的重大變革之一。他說:“如今,首席執行官比以往更多地參與其中。在AWS的頭十年中,有很多開發、試驗和遷移都是由沮喪的開發人員、工程經理、架構師和業務經理所推動的。今天,這些事情仍然會發生,只是首席信息官的介入會稍晚一些。但是在此之前,CEO并沒有參與決策。”他補充說:“如今,相較以往,這種情況變得更加自上而下,因為這往往涉及重大的戰略決策。”

云競爭

AWS的競爭日趨激烈,但Jassy和AWS似乎一帆風順。他說:“擁有更多的功能和能力對客戶來說意義重大。這就是我們在絕大多數面對面的戰斗中都取得成功的原因。而且AWS的合作伙伴社區比其他提供商更重要,為組織提供了更多選擇。”

亞馬遜的規模使許多人能夠做以前無法做的事情。現在,一個新時代開始了,它不僅涉及計算和擴展,還涉及云上發生的事情。Jassy認為他的競爭對手似乎對此并不高興,因為即使它們的運行速度足夠的快,也無法避免失敗的局面。

Jassy在亞馬遜re:Invent 2018大會上指出:“AWS的收入增長速度是其云計算競爭對手微軟的兩倍以上。”

“如果仔細看一下不同平臺提供的功能,我認為差距正在擴大,我們比第二大提供商要領先24個月,”他補充說。

多云戰略

毫無疑問,這是事實,但業界也越來越多地談論多云戰略,這可能會減緩AWS的增長,即使它允許潛在的競爭對手趕上。

這是媒體的夸大宣傳還是事實?答案是“兩者都有”。

Jassy承認:“我們有很多公司完全在使用AWS,并且這個數字還在繼續增長,但總是會有其他公司出于不同的原因而決定使用多個云。”

找出這些原因并不難:并購活動通常會在不同的IT堆棧中引入不同的云。開發人員也經常會引入他們偏愛的云服務。無論哪種情況,都不是設計使然的多云,或者某種大戰略。它只是數十年來我們所看見的同一家企業的IT混搭模式。

Jassy說,多云的不同之處在于它在現實生活中的應用。“那些采用多云戰略的公司,他們通常不會將其分成50/50或在幾個提供商之間平均分配。這主要是因為,你需要從功能集、生態系統和成熟度方面考慮多個平臺。所以最終,您不得不帶領自己的開發團隊,要求他們從本地遷移到云,還要迫使他們精通多個提供商的云產品。”

因此,他說,追求多云戰略的“絕大多數”組織會傾向于選擇一個主要的提供商。而選擇第二個提供商往往是為了預防與主要提供商的潛在沖突。Jassy繼續說,對于實施多個云的客戶,工作負載在主云和輔助云之間分配,更多的是70/30或80/20或90/10,而不是50/50。

因此,多云是事實,但是試圖用其他云減輕工作負載的嘗試可能會適得其反。

數據智能化

云的核心是下一代業務差異化和競爭優勢:數據。數據也是檢驗不同云能力最為直接的地方。一方面,公司很難弄清楚如何為現代應用建立正確的訪問控制和策略。

接下來是企業需要如何為這些應用移動數據的問題:大多數組織根本沒有能夠處理需要通過有線傳輸的數據規模的網絡。添加激增的邊緣點并將其與更大的存儲需求相結合,組織必須提出一種完全不同的策略來滿足其新興的分析和其他需求。

過渡性方法無法做到。所以企業需要轉型,并針對新的數據現實采用新的體系結構。

正如Jassy所看到的,組織需要采取雙重方法:“一個是他們必須考慮如何獲取與分析接近或與計算資源接近的數據,并能夠智能地自動計算排除耗能過高的數據。”

如果不明白這一點,那么企業要么會因為保持太多數據過熱而導致成本飆升,要么會因為保持太多數據低溫而導致性能驟降。Jassy指出,在這種情況下,擁有像AWS這樣的領導者很重要,它可以運用機器學習和經驗來弄清楚如何自動移動數據。

但讓我真正感到奇怪的,是Jassy對即將推出功能的介紹:“您可以期望,在接下來的幾周和幾個月內,我們將引入一些其他功能,這些功能實際上旨在嘗試解決一些我們認為的大型挑戰。企業會希望消除網絡跳躍,找到一種方法,讓計算和存儲更貼近5G網絡邊緣。”

對于AWS引入的新功能而言,AWS在做什么以幫助組織更好地理解和更好地利用其數據?簡而言之,AWS在做什么以促進機器學習?

他說:“大多數云提供商都試圖通過一個框架TensorFlow來匯集所有機器學習工作。我們有很多TensorFlow。云中運行的TensorFlow大約有85%運行在AWS之上。此外,我們也為客戶提供了廣泛的支持和出色的性能,包括PyTorch和Apache MxNet在內的每個主要框架。”

如果機器學習僅專注于擁有博士后學位的數據科學家,那么它仍然是一個大問題,但是使AWS的方法與眾不同的是它讓數據科學民主化。Jassy說:“如果您希望機器學習盡可能地擴展,則必須讓日常開發人員和數據科學家更輕松地進行學習。”

這是一種大規模部署的機器學習方法,能夠使其成為企業中真正的變革力量,而不僅僅是過渡性的過程。

要么做大要么失敗

這使我們回到了開始的地方:轉型。云計算沿著這條路徑開辟了世界,并繼續提供更多服務,以確保該路徑成為企業發展的“高速公路”。

Jassy說:“越來越多的企業決定大規模遷移,并押注在云上。當他們做出決定時,所有賭注都消失了。他們以前使用過的每個人、每個東西都需要重新考慮,這很有趣,因為它使世界顛倒了。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不僅對我們來說,而且對整個生態系統都是如此。”

完全重置所有內容是沒有必要的,愿意重新考慮所有內容就行了。

當然,這里的“所有”包括主機。他說:“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幫助企業脫離主機,以及遺留的專有關系數據庫。這是一種從Windows到Linux的遷移,Linux的復合年增長率為20%,Windows的復合年增長率下降了4%。明年,所有新工作負載中約有82%將運行Linux。

Jassy說:“我們的目標是成為所有企業轉型戰略中的基礎設施技術平臺,并使其能夠發明和建立更好的客戶體驗,幫助他們增長。”

這是一個偉大的夢想,它將在未來十年中不僅撼動軟件,而且將撼動全球組織如何將軟件用于創建全新應用的夢想。這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新時代,一個讓傳統提供商感到恐懼的時代。云競爭者需要迅速弄清楚這一切,因為AWS已經存在,并且正在幫助企業自我轉型。

對于現代企業來說,高風險意味著生存或死亡。生存就是向新的業務模式轉變,而死亡就是向相同的舊事物過渡。

官方微博/微信

每日頭條、業界資訊、熱點資訊、八卦爆料,全天跟蹤微博播報。各種爆料、內幕、花邊、資訊一網打盡。百萬互聯網粉絲互動參與,TechWeb官方微博期待您的關注。

↑掃描二維碼

想在手機上看科技資訊和科技八卦嗎?

想第一時間看獨家爆料和深度報道嗎?

請關注TechWeb官方微信公眾帳號:

1.用手機掃左側二維碼;

2.在添加朋友里,搜索關注TechWeb。

手機游戲更多

股票走势图的意思怎么理解 秒速飞艇 极速时时彩 股票600028 福建时时彩 日本av女优快播性爱片 秒速飞艇 足彩 基金配资比例 明日五粮液股票行情 日本av女优视屏 日本黄色片 影音 新快3 超级大乐透 新能源龙头股票 股票融资是什么意思啊券 公司业务管理软件